Wednesday, December 2, 2009

效忠能通过强制性干训而产生吗?



效忠是政治的一环吗?效忠在字典里诠释为誓约,忠贞和诚信的论调;英汉翻译为pledge loyalty ,意思相同。最近,雪兰莪州民联政府下令抵制国阵中央政府所进行的公务员干训课程,理由是发现课程内容涉及效忠国阵。议论的衍生,使到我们对效忠的方式产生兴趣。

公务员乃政府雇佣,作为行政管理、政策推动和部门操作的推手。公务员的权力中心就是政府,为使全体公务员对权力中心效忠而展开干训,是无可厚非、理所当然和合情合理的。那么,民联政府怕什么呢?

答案简单,(一)公务员本身有投票权。效忠中央政府在民联的思维中等于效忠国阵,公务员将在全国大选把票投给他们效忠的国阵候选人。其实,民联的这种思维有点旧了,如果这种思维正确,国阵不可能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输掉五个州政权。每个人在小学开始都学会唱国歌,也灌输了许多爱国意识,你敢肯定他们长大后100%爱国吗!

(二)公务员是政府和人民之间的话筒、听筒和广音机。这项角色重要,如果每个公务人员在干训后积极办事、激励自发精神,加上对岗位工作熟悉,了解政府的施政方向,信心十足,将带来司政的良好效率,行政得体,政府的形象和支持度将节节上升。这才是在野党最担心的一环。

(三)心灵上的满足造就稳定的政府行政。在职训练包含技术、管理、领导、常识和心理。往往忽略了心理这一环,就如在开着肉体机器。当公务员犹如机器操作时,就好像没有感情的婚姻,走不远、拖不久。干训的过程少不了心灵充饥,朔造平衡的思想,抵消某方面如薪金的不足。如果每个公务员都感受到干训后启动的心灵硕果,任何外来因素是无法破解他们的效忠的。

同样的,如果权力中心没有好好通过干训达致效忠,这等于埋置了一颗计时炸弹,人是万物之灵,但也能在旬间变为灭亡之首。

效忠是政治的一环吗?那肯定是。只是民主的体现,不需要去阻止别人这么做,朝向两线制的路上,应该以更好的来引回支持,这样国家才能前进。公务员和人民有眼睛看的,也有足够的智慧去评定。

2 comments:

这世上数我最牛 said...

马华会长不走翁,双十特大显神功,
说输一票就走人,结果数学不灵通。

召来死忠面对面,老翁原则不放松,
不要做戏不挽留,勉励中莱竟全功。

孝心中委懵懂懂,写好辞呈置怀中,
勉励老总莫冲动,以党为重万保重。

双十特大敲丧钟,老翁耳根翁嗡嗡,
索性休假出国去,泰国请教叭隆彭。

多日电话不会通,四日归来却揭盅,
反咬死忠硬逼宫,背后插刀岂能用!

召来死忠面对面,老翁原则空空空,
硬要留下不敢说,居心叵测没人懂。

中委开会填署理,诸多藉口话又多,
双十特大议决案,只有第一行不通。

可怜元老梁邓忠,解说党章在手中,
老翁原意要悬空,只好砍你来破功!

老翁继续出噢步,拥抱咸菜露贱种,
扬言团结是初衷,何况首相来SOKONG!

社团注册有TOLONG,传来署理回锅中,
只要细历肯心动,明日你我定回笼!

手起刀落砍四忠,呜呼哀哉不心痛,
发动特大罪该死,谁教你们不愚忠!

美芬家祥话最多,不给颜色不姓翁,
会长理事会重组,再砍两个不言多!

衮衮诚信约诸公,发动基层来送终,
夭夭二八很成功,民主重选八面通。

不意老翁搞不懂,再把代表当饭桶,
叫来赛芝点人头,录影登记五百多。

副揆会首肠胃疼,跑去医院当寓公,
晚上开溜去怡宝,狠批华团干巫统。

五天不便绕子宫,七大华团炮火轰,
干脆失联玩失踪,缺席中委不做工。

马华史上第一宗,无颜无脸会江东,
权谋弄术是梦港,时日无多转头空!

Anonymous said...

效忠中央政府与效忠国家有很大的分别;举个列子;发生在英国,政府聘请员工,发现应征者有政党背景将他排除在外,应征者不服而上诉,但失败。
团长,中央政府可以换人做,国家却不可被取代,不是吗?这次,不挺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