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地质学家薪水多少钱?


记得2006年11月17日,雪州蒲种再也卡沙瓦里七路土崩,二十三家必须离开家园一年,在2007年12月7日才搬回居住。局外人把它当成是一件事,二十三家成员把它当成难以忘记的往事,牧牛人把它当成从政岁月中的一件大事。经过一年时光,记载中共开过四十七次大大小小会议,最终得到各方面协助和配合,山坡重现,但是这山坡已背负风险区的标签。崩在旬间,阴影万年。

这起土崩发生后, 梳邦再也市议会同意牧牛人的建议,成立了市议会专案小组,命名为山坡监督及管理委员会(Jawatankuasa Pemantauan & Pengurusan Lereng Bukit MPSJ)。当时牧牛人还是州议员,牧牛人也建议小组必须要有两位地质学家或地质工程师或地质探测员,市议会的反应是市议会没有意愿加聘有关官员,需要时可以向私人界市场寻求个案服务。牧牛人又建议市议会购买地质测量仪器,方便不懂地质学的官员也能到处去测量测量,市议会答复说不要浪费,要用仪器时可向矿物部门寻求借用。

地质学家薪水多少钱,仪器多少钱,生命有多少钱。没有专员,没有仪器,再成立多十个委员会也等于零。牧牛人今天在雪州已是在野党成员,但为了人民的安全,我还是要向市议会重提以上的问题,请专家,买仪器, 更要求市议会公布山坡监督及管理委员会这些日子以来对山坡的调查有了什么数据,所有的山坡安全吗?

下雨天,呆在家,别买雨伞,浪费!

3 comments:

公道之声 said...

如果马华在朝,我一定建议所有州内市议会设立一个Jawatankuasa Pemantauan KEKALIBERAN YDP-YDP dan Pemimpin-pemimpin Majlis Perbandaran & Dewan Bandaraya 来监督那些没用的家伙作出那些无脑的决定

jyuno_zen said...

省不该省的,花不该花的。前朝的弊病,腐败的象征,让有心贡献,尽心为民的人感到无奈。
牧牛人,再度提呈上述建议是好的,倒想看看现在的当朝和前朝的分别在哪里。

YaSheng said...

马来西亚中央政府有养太多的鸵鸟, 而旦鸵鸟学校, 鸵鸟政策, 大行其道,还沾沾自喜, 马华及马青中央为何不放胆背水一战, 把巳往年代的尊严寻找回来,马华是堂堂正正一个政党, 不是社团组织, 马华每一位党员必须弄清楚这一点, 为何很多华社的基本诉求都不被重视, 反而被压制, 那马华还等什么?为何不动員展开,来一场真正的政治鬥争呢?这一年代的马华不牺牲, 难道要等到下一代的马华来牺牲?相信会为时已晚,同时马华里也有太多的鸵鸟领袖, 已经被同化很久了,如果还不把这些鸵鸟放逐掉, 那鸵鸟的子子孙孙肯定继续蔓延存在于马华里. 马华当务之急,是公开高调动员展开大规模鬥争行动的时候了, 如果还站在十字路口徘徊, 我想马华有可能会很快的 " 走到水窮处, 坐看云起 " 的处境 ,同时会在将来的日子里,更加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