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7, 2009

青年如何看变天

马来西亚属于热带国,只有雨季和旱季,没有春夏秋冬,但是别忘记我国雷电交加的数次纪录排名世界十大。小时候,当我们第一次看到闪电时,完全不会掩耳避开雷声,后来学会了,如今习惯了,但是多少人会深入了解为何我国排在十大?为何先看到闪电?为何习惯了就会即刻掩耳?为何要掩耳?掩耳和不掩耳有何问题?

从英殖民时代到独立,经过了几次地方选举。独立后至今共渡过了十二次大选,但是变天的名词似乎在去年流行开来。政治是管理,是生活天地,是文明动力,是社会思维创造,更是人类的未来,不是有散场的一套戏。那么政治变天是什么?

没有人为,何来政治。没有造化,何来变天。那么谁是造化者?当两线形成,强弱不分明的情形下,政权动摇不定,这将引来政治投机客,以言论和行动展开心理战,人性嘛,比较比较下,有了新选择,就有新决定。

知道谁是造化者后,那么就应探讨原因在那里?鱼儿会因鱼饵而上钓,鱼因饵丧命,错在鱼饵还是错在垂钓者?养在塘里的鱼会吃饵吗?在养鱼塘付钱垂钓已经在多年前掀起热潮,谁说养在塘里的鱼不吃饵。人比鱼聪明,塘里好好的,何必离开鱼塘,除非塘里内斗。

青年人看变天,爽!看变魔术,看变脸,看变计,看变色龙,新奇!有变就有新奇物景。但是青年也会看前途,变得更加有钱途,前途和权途最重要,所以我们肯定会深入去看,不会让它随“变”。

5 comments:

路見要鳴 said...

小高,
他人拔苗助长,
我们却要承担后果,
真是黑狗偷吃,白狗当灾.

从前瓜雪一带华裔青年,
大致上还有55%倾向国阵,
吡叻变天之后,
还可信服我们的,
也许只有25%而己。

也许自己比较悲观,
领袖们,不知什么叫民之所欲,常在我心。

吴启聪 said...

四年的时间,也许可以发挥选民善忘的本能...

国阵也只能放手一博了....

孙文 said...

变!变!变!为何要变?

友族等不及了?!

还是,青蛙的效应?

《没变》肯定好过《霉变》。

这就要看霹雳州政府的努力改变,

否则,下一届或许权变,也全变了。

Anonymous said...

吴,我不知你那边的人民如何看待霹雳州,但在雪州的适耕庄人民已经骂翻天。年老的选民愈来愈少,记忆力超强的选民不断涌现。期待人民善忘,不如自己做好。

Anonymous said...

那鸡错吃蛤蟆,正在毒发吐白泡!

由于那鸡-饿鸡抢屎,黑夜抢劫青蛙,错将蛤蟆当田鸡,正在毒发吐白泡!

中毒症状:

1) 许月鸡精神崩溃,变成过街老鼠,连累母亲在巴刹买不到菜!

2) 那鸡不敢出席霹雳州的活动!


3) 原定于2月10日,在华都亚也(Batu Gajah)庆祝苏丹登基25年举行的“霹雳州苏丹与民同欢宴会”也宣告无限期展延!

4) 由马来人前线(Gagasan Melayu)在霹雳州怡保大草场主办的五万人支持苏丹大集会原定今早十时举行,但大批记者抵达现场,却发现没有任何民众聚集!


5) 大宝森节庆双包大臣隔空较劲,印裔民众热迎尼查冷对赞比里!

6) 赞比里国在怡保育才华小举行新春团拜,在多名保镖及数十名警察与自愿警卫队组成的人墙开路,然而密不透风的保安,还是阻挡不了百名站在校门外的请愿者所发出的嘘声与喝倒彩,赞比里只能尴尬的进入礼堂!


霹雳州,回教党武吉干当(Bukit Gantang)国会议员罗斯兰于02/09不幸逝世,60天内必须补选,预料,这场即将来临的补选将是备受瞩目,因为这是霹雳州变天后的一场全民公投。

敬请霹雳州,武吉干当所有良知的人民,将您神圣的1票投给回教党,让那只鸡马上毒发攻心,刮阵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