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7, 2009

铁窗不再硬了



小时候在新村里,知道村里有间“马打寮”,潮语或闽南语音的警察局。村里大大小小都知道里面住了两位警员,一位两画(警阶),一位一画。大家都知道他们是谁,他们的生活圈子就是村民的生活圈子。

村里多多少少发生一些事故,不用报案,在咖啡店谈谈就没事了。村里有村长,还有“非政府注册组织”,大家都在维持村里的秩序。村民也对警察没什么大反应。

但是,如果有村民被扣留了,那就大件事了。扣留者家属第一件担心的是会不会被警察打;有没有罪不重要,几时上法庭不重要,有没有被喂吃辣椒,坐冰块,酷刑最重要。村民只略懂法律,但逼供的过程人人懂,人人怕。

这种情形成了一个犯罪前的版本,不怕警察捉,只怕逼口供。说真的,村里的兄弟朋友,对犯罪有所保留,大致上怕逼口供。

如今,总警长说别乱逼供了,乱出人命了,口供过程应录音,录影。牧牛人在想,想象以后警察如何录口供。

警察说:嫌犯先生请坐,坐稳吗?舒服吗?请问你有没有杀人?
嫌犯说:拿支烟来!
警察说:我问你有没有杀人,你听到没有?
嫌犯说:我说拿支烟来,你听到没有?
警察说:棍就有,烟没有?不打你不可以!
嫌犯说:我律师交待,不用怕,不用讲,这房间装了闭路电视,我律师可以看录影。
警察说:你以为我不敢!
嫌犯说:来吧!打伤我你革职,打死我你坐牢!你吹啊!
警察自言自语说:嫌犯说得有理由,我打死他,他有几千人送殡做英雄,我坐牢做狗熊。
嫌犯自言自语说:我只杀了一个人,没人知道没事的,警察不打我,我又何必承认。无罪释放后一定买印度冥纸烧给古甘,古甘一个人死,救了很多杀人犯。(以上是设计对白)

朋友,你说呢?

2 comments:

啊利 said...

房间有死角的,录影过程也可以不小心关掉,磁带也可以不小心花掉。要做,想得出的理由可以很多。不过,不赞成不人道的逼供法。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马打寮”之初性本善,只因被没悟性的政棍给搞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