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3, 2009

阿兹敏州议员为民或为己?


牧牛人希望雪州立法议会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兼民联国际山庄州议员阿兹敏先生将雪州现任行政议会不利商、不惠民的资料向人民发布,而不是在州议会利用辩论环节蜻蜓点水带过,就高调促请撤换州行政议员,让人民感到模陵两可,到底他是为民呛声,或为本身官位呐喊。

如果阿兹敏是代表雪州商人传达不满,牧牛人将带领马青雪州全力支持他的言论,因为这是事实。州内的商家,尤其是那些在商务上需要州政府协助、协调或官方批文的公司在这方面受困,但往往因为害怕说出不满后受到秋后算账,而选择沉默。

然而,大多数的雪州子民预测阿兹敏是本着个人和官职的政治议程来参与辩论是有其论点的。大家都认为阿兹敏来自民联,是有机会代替现任行政议员,甚至代替州务大臣的人选,为引视线或民联内部因素,利用民怨发难。

让我们一起呼吁阿兹敏证明本身没有个人议程,立刻将本身提到的不利商政策、不惠民的措施、经济理事会变质、行政议会花太多时间和那一个行政议员办事无力的资料向人民交代。

6 comments:

真面目 said...

他是为人着想的好属下,当然,背后隐藏着为己的目的。

为了安华,他忍痛把自己的屁股给安华插,为了安华,他忍心叫自己的老婆陪安华睡觉。

如此的牺牲,当然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出人头地,到时叫安华的女儿赔回所失去的东西。

阿兹敏目前看准的是雪州大臣职位,放眼的是首相职位。

wang said...

不管为民为己,都应换大臣。
卡立说雪政府有十五亿储备金。把钱收着不用,只会要求民间组织自己找钱办活动。
最近的雪州运动会,官员大喊钱不够用,可省就省,草草了事。身为负责州体育的大臣,拨款就越来越少,不获邀请开会,就想找借口不参加大马运动会。口说运动比赛必须存有运动精神,心却想最好不参加。

陳不平 said...

如雪州政府真如wang先生所言,僅慎使用每一分錢,把錢留着以備不時之需,绝对正确。不平举双手支持。

wang said...

如果每个人都好像不平先生所说,包着悲观的态度,总预测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看来先进州可变为先死州。
我有个远亲,拥有几百万身家,但却吃到巴刹检回来的菜,住家虽是独立式,但环境却不如非法木屋,整天唉声叹气,两脚伸直,除了是个百万富翁的名称外,什麼也没带去。
储蓄肯定要有,如只会存钱,可省就省,而不保健,时间一到,满身病痛,幸运还够医药费,不幸的话,只有等天使或牛头马面的到来。
雪运动会就有一队,因不够钱,为了要省钱,退出比赛。如雪政府为了要省钱,为了要存更多的钱,不办活动,青年精力过剩,无处发泄,制造更多社会问题,到时不但子民会捞偏,议员也捞偏囖!

陳不平 said...

何謂僅慎使用每一分錢?就是应該花就要花,揮霍浪費則应该尽量避免。若是像前朝雪州政府子公司随意拨款予雪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胡乱揮霍浪費公幣,那才要不得。
这里轉載一則旧報导,以資明証:
雪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听证会 4证人:前雪政府2子公司 赞助晚宴75万

邓章钦(左2)主持首日的雪州国阵议员夫人听证会。左起为阿兹敏阿里、哈妮莎、李宝霖及沙尼。
(莎阿南23日讯)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化遴选委员会经过4名证人供证后,揭发前朝雪州政府和两间子公司,于2007年共赞助75万令吉给雪州国州议员夫人俱乐部,主办2007年全国国州议员夫人晚宴。
4名证人分别是雪州秘书拿督南利、雪州农业发展局副总经理诺汀、达鲁依山有限公司主席拿督阿都卡林,及雪州经济发展机构前任总经理拿督哈伦沙林。

根据证人供证,雪州国州议员夫人俱乐部在2007年8月2日至4日期间,在双威酒店举办为期3天的2007年全国国州议员夫人晚宴,分别是开幕、与雪州苏丹聚餐和闭幕晚宴。

南利和哈伦沙林指出,州政府、雪州经济发展机构和WORLD WIDE公司分别赞助75万吉令吉,赞助这项活动。

其中45万令吉来自州政府拨款,逾16万令吉来自雪州经济发展机构及逾14万令吉来自雪州经济发展机构属下子公司WORLD WIDE公司。

子公司除了赞助上述晚宴,还必须付出1万令吉不等费用,购买当晚餐券。

以支票方式缴付

证人声称,子公司等都是在“理所当然”下赞助上述活动,也认同该俱乐部享有特殊权力。

证人说,他们接获上述申请后,都会尽速批准,从来都没有拒绝过,也没有质疑过相关申请。

他们说,他们只是根据申请拨出赞助款项、捐款等,但从来都不会去过问该捐款用途。

证人声称,雪州国州议员夫人俱乐部曾针对上述晚宴开会,有份赞助的州政府、子公司等皆有委派代表出席。

他们说,开会时,委员会要求州政府、子公司分别承担赞助费用,有关费用是以支票方式缴付给该俱乐部。

他们说,在赞助上述晚宴后,该俱乐部从来都未曾发过任何感谢信函给政州政府或子公司。

邓章钦:听证会合法


南利在座位上起立宣誓。
邓章钦透露,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化遴选委员会成员都是民选州议员,也是通过州议会成立,含有合法地位召开听证会。

他反驳基尔指听证会不合法的谈话。

他说,委员会内成员也包括两位巫统州议员,他们不只是出席会议,也积极询问证人,如何能被说为不合法呢?

询及两位巫统州议员在聆听第4位证人供证时已离席时,他说,这两名州议员声称要出席其他会议,要求提早离席。

“虽然如此,但两位州议员的离去并不会影响听证会,因为只要有超过3人就可以召开会议。”

基尔须亲自出席

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化遴选委员会主席邓章钦指出,雪州前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基尔必须亲自出席听证会,不能委派代表。

他在听证会休会时说,他迄今还没有收到基尔代表律师的任何信件。

他说,根据法律条文,基尔不能委派代表作证,他必须亲自出席。

他指出,这是因为有关听证会涉及到州政府、州政府子公司等拨给雪州国州议员夫人俱乐部的各项活动赞助费用,因此基尔必须亲自解释。

他说,根据原有计划,基尔和夫人拿汀斯里惹拉哈原订今日(24日)供证,但由于首日行程有变,包括无法聆听完第5位证人的供证,因此,惹拉哈作证日期可能展延1、2天。

“但我不肯定他们是否会出席,我也不会猜测。”

南利:行政议员批准 3天交流餐会拨款45万

雪州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化特别遴选委员会,揭发前朝州政府于2007年,拨款45万令吉赞助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作为全国议员夫人俱乐部3天交流餐会经费!

听证会首名证人雪州秘书拿督南利在供证时指出,该餐宴一连三天在双威镇一家酒店举行,而当时,雪州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是活动东道主。

他说,州政府也没有上述宴会各种费用详情、名单等。

他说,州政府每年都有一笔特定拨款,拨给相关非营利组织,不过,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的这项拨款项是“一次过”拨款。

南利强调,这笔款只是拨款赞助,而且是经过州行政议员批准,而身为州秘书,他只是负责执行任务。

他透露,由于州政府拨款预算不足,所以州政府提呈和州财政申请拨款。

他说,当时州政府也没有针对这笔款项进行监督,而且向来州政府一直都没有清楚指南例明,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或不可以发出赞助拨款及拨款数目。

针对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是否享用特优权一事,南利加以否认,并强调,只要有非政府组织向州政府申请,州政府都会依情况决定发出拨款与否。

对于该俱乐部是否有要求其他私人公司捐款一事,他说,也许他们确实有这么做,以便作为活动用途。

他们指出,只要是国阵议员俱乐部的指令,他们都不可以拒绝。

查子公司赞助俱乐部 首开先河召开听证会

雪州政府首开先河,针对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收取州政府子公司赞助一事,召开听证会。

证听会是由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化特别遴选委员会召开,从本月23日至31日,早上10时至下午5时在州政府大厦行动室举行。

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化特别遴选委员会成员,包括委员会主席雪州议长邓章钦、美丹花园区州议哈妮查、国际山庄区州议员阿兹敏阿里、淡江区州议员沙阿里、武吉加星区州议员李宝霖、巫统则有伯马登议员苏莱曼和杜顺大议员依斯迈沙尼。

原本共有11名证人供证,包括雪州前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基尔及夫人兼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主席拿汀斯里拿查哈拉柯仄,惟基尔已表明本身与妻子不会出席。

基尔指出,其律师已就不出席听证会一事,致函邓章钦。

雪州国州议员夫人俱乐部(Balkis)在308大选雪州政权易手后,立即宣布解散,并移走990万令吉款项和房产。

较后,该俱乐部被爆在国阵执政雪州期间,藉以“技术访问”为由,前往东京及香港迪斯尼乐园。

州政府这项听证会主要是查出子公司是在怎样情况下,以金钱或物质方式,赞助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当中是否涉及放宽条例、当中弱点等。

听证会报告将呈上给州议会,以在州议会内检讨是否要更改条例,加强条规,防止同样事情发生。

农业局副经理承认 俱乐部享特权赞助

雪州农业发展局副经理莫哈末诺丁承认,在处理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赞助事项上,该局确实给予特别优待。

他透露,该局在2004年至2008年共赞助该俱乐部4万6000令吉,做为活动基金。

他披露,其中4万3000令吉是由该局之前一名经理批准,做为购买帐篷用途,另2400令吉则是由他批准,用来购买水果礼篮。

他指出,他是基于该俱乐部当时的活动有助于该局在农业上宣传,所以才批准赞助。

惟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当年(2006年)雪州农业发展局每年共有10万令吉赞助拨款,不过,其中4万6000令吉已赞助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因此遭到人非议。

他说,该局只是在收到帐后,付款给有关供应商,两项赞助都是在活动过后5个月内拨款。

他透露,虽然该局收获俱乐部申请赞助拨款费用信函,不过,并没有志明赞助详情或任何数目。

他披露,有关信函是由雪州前大臣拿督斯里基尔夫人兼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主席拿汀斯里拿查哈拉柯仄所发出。

他承认,在处理相关件上,该俱乐部向来有特权。

不过,选委会认为,农业发展局的责任除了农业发展,事实上也必须负责社会责任,例如拨出社会拨款给农业发展单位。

因此,他强调,该局也着重其他非政府组织的发展,同样有拨款给相关组织。

02年至今赞助逾212万

雪州各子公司从2002年起至今,总共赞助前雪州政府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逾212万令吉7000令吉。

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也是雪州政府有始以来,获得最多拨款赞助的非政府组织。

雪州政府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化特别遴选委员会今日召开有关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听证会,共有4家州政府子公司官员受邀供证。

当中,雪州经济发展机构与子公司赞助达95万8000令吉,达鲁依山集团赞助逾67万3000令吉;州政府45万令吉及雪州农业发展局逾4万6000令吉。

目前,这笔只是曝光的数目,一般相信,在未来数天,应该还会有更多账目陆续公开。

俱乐部没呈申请详情 子公司受特别人士指示

雪州政府子公司代表默认,赞助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拨款,是受到特别人士指示,才在没有任何资料详情下,发出款项。

他们也指出,多年以来,州政府没有明确指南,指示州政府或子公司可以何种形式赞助非政府组织;官员都只是执行上头命令。

今日听证会上半场结束时,根据证人口供,雪州政府及雪州政府子公司在国阵掌权期间,共赞助75万令吉给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做为该俱乐部活动基金等。

证人们对多问题,例如该俱乐部是否有特权等敏感课题,看似在耍太极,只有在选委会再三提问下,表现有点失慌,才说出受到特定人指示事项。

他们承认,一些赞助拨款指令都是来自上司或某些上层议员或领导,而他们只在最后阶段执行命令。

雪州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化特别遴选委员会在听证会上,向证人询问详情时,大部分证人都承认,该俱乐部并没有呈上一些申请详情,而且他们多数都在活动主办后,才付款。

然而,在听证会上也发现,国阵议员夫人俱乐部在举办活动前,虽已向子公司或州政府申请赞助,不过,并没有附上要求数目,反而活动举办后,供应商直接向有关公司要求付款。

这些证人也遭到选委会倜侃,他们事后负责为该俱乐部付款的行犹如“付钱机器”。

虽然一度遭选委会询问,到底是受何方的压力,以致子公司会放宽条例,惟证人都三缄其口,只是以“来自经理”或“高官”回应,有的甚至没有正面回答。

wang said...

你们只顾着互相的攻击,互相的挖丑闻,把很多东西政治化,也不是都为了自己!民间的问题你们却不重视。
一些议员大喊钱不够用,要求增加拨款与加薪。另一些又说短短一年从四亿的储备金增加到十五亿。只可以说雪政府抱着钱不用。三年后,雪政府可有三十多亿的储备金,但社会问题却一囖囖,到时两脚伸直,所有的钱又给人家咯!
更好笑的是,我出席了一个民办的篮球赛开幕,筹委会主席致词中呼吁政府多建设体育设施, 但当那位议员致开幕时,却呼吁华团多筹钱建设体育设施。我心理有个疑问, 到底谁在做政府???华团在教育已捐献了很多,雪政府有十五亿,不但不造福人民,还想挖人民的血汗钱。
所以我说,卡立不会做大臣,倒不如换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