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8, 2009

雪州九月变天


不是牧牛人说的。牧牛人是根据报章报道,是由一位行动党议员讲的,这位议员又说是在咖啡店听到“许多”人讲的。到底是谁讲的?去年安华也在九月讲变天,今年九月又有人讲变天,安华敢敢讲,过后没天变,使到这位仁兄不敢大声讲,说是咖啡店里讲,那一间咖啡店,牧牛人想去坐坐,因为那间有第一手资料。

雪州有五十六个州议席,国阵雪州在第十二届大选赢得二十席,离开执政权的最少二十八席,差了八席。霹雳州能所以变天,都因为民联中选议员其中有青蛙爱好者。 在雪州,目前还看不到有爱好青蛙的民联议员,但不代表长时间的内讧和不协调的政治生活会缔造青蛙爱好者,如有,也不会一连八个吧?看来,变天靠青蛙难。除非。。。

我们看看民联三十六个州议员里,巧妙的是回教党不多不少,有八个。如果回教党党内“按”流“冒现”、“逆”老开恩,二十加八集体组国教联盟(国阵+回教=国教),再等议会开会,国教党有二十八,民联虽也二十八但只有二十七票(民联议院当议长不能投),就这样变天。。。

牧牛人也了解万一国阵马华两位不参加国教党,国教党输了马鼻,变天告吹。这也不然,国教党还有对象,民联里头还有两位是寄居的,好像有一位是社会主义的,一位是人权的,这样的情形,又是变天。。。

政治上什么都是可能的,数字往往代表政治的一切,但往往发生的不是数学题。变天可以用数目来点,牧牛人也会说,但不代表会点中。成熟的从政者应以智慧行事、理性发言,口说出的就是政语,口说了又把话套在咖啡店茶客嘴里是政客,这不外是要争议。不说正语,要引争议,这种贱政花招的背后肯定又有其他议程。。。雪州政海翻腾,民联多事之秋,应用后浪推前浪,把内幕黑幕推上沙滩上。

4 comments: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如果纪律委员会,不能按 党章124条款捉拿我党贪污政棍,我觉得马华九月会变天。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林圣财同志在雪州大会上答应在座同志如果发现党领导有贪污将带领投报同志去MACC投报。这一様的马华党员可说万中无一,马华有救了。

林圣财同志万岁,纪律委员会一岁。

· 康华 · said...

难怪巫统一直要和回教党谈联政?

wong said...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LABELS: 毫不留情